爬墙沉迷三藏高僧ing‖杂食.偏好乙女向‖文什么的想坑就坑啦难道还要挑日子吗(喂)

关于

[伏见乙女向]的一堆杂戏…改文x

by三十一引

Tips:
旧戏搬运,码着自己当粮吃,一共九段每段主题不一样。
因为是【自戏改成文】,所以会有各方面的bug吧。
不知道【戏】是什么的…把这些全部当成伏见视角的故事就行了。

CP鱼龙混杂。有伏见x你,伏见x阿耶,伏见x沙耶等等
都是ooc与乙女心

本来以为伏见是过气网红结果竟然还没有过气吗(你醒醒这么说会被粉丝打的x)

【一】伏阿耶
*cp伏阿耶 迷之崩坏和ooc
*和阿耶的动物园体验角之旅
  
  ……好痒。
  后颈部位被毛茸茸的东西轻飘飘地刮过,让伏见下意识抖了两下。他刚回头还未一探究竟便又被毛茸茸扫掉了眼镜,接着肩头一轻——
  吸入的空气有香腻的松子的味道。
  模模糊糊的一团棕色跳到了树上,看样子是肇事的家伙轻盈地逃开了。伏见没打算和这些家伙计较,蹙紧的眉头不过两息便重新舒展。他抿着唇在内心叹气,鼻息刚刚好喷在眼镜镜片上,让镜片泛起一层白雾。
  再动一下的话眼镜就要掉下去了吧……啊,掉下去了。
  原先在腿边啃蔬菜的兔子一边蹬着腿逃避眼镜的垂直降落式攻击,一边用自己的身体弹走了眼镜,动作流畅到似乎先前和那只松鼠排练过一样。
  事到如今,伏见连在心里吐槽“为什么非要来这种地方啊”都提不起劲了。他默不作声地伸手捡起眼镜,抹掉镜框上的土渍重新将它戴好。等抬眼看到对面明晃晃的手机摄像头时他想都不想直接伸手去挡:“喂,干什么啊。”
  “哼哼,已经迟了——”
  这一点不说他也知道——明明是底气十足的反驳,却因为刚才下意识的动作而失去了说服力,现在的状况下与其把它说出来倒不如默认。伏见懒洋洋地收回手。
  反正没什么在意的……那部终端里的照片没有上千也有几百吧。
  “第三百六十二张——猿比古被松鼠戏耍的照片!噗嗤,这副样子真惨啊猿比古!包括你刚才被兔子嫌弃的照片,阿耶我都有好好保存哦♪”
  保存那种照片干什么……算了只要那个终端不丢也无所谓了。伏见面不改色地冲她点点头,勉强回了个“喔”表示自己听到了她的高调发言,转而扭过头摆出一副搜寻刚才那只松鼠踪影的样子用余光窥视她。
  与什么三百六十二张照片相比,这个人愉悦得太过分了才是重点。不打击她一下可不行。
  “嘁……猿比古真无趣。”
  冷淡的回应每次都能让她瞬间失去兴致,这一方法简直百试不爽。伏见用眼角余光看着对方从兴致高昂的嘲讽模式恢复到可以交流的正常模式,心情总算上升到了日常平均值,于是他轻松地把头又转了回来:
  “那你就去和兔子玩啊——难得有这么多兔子,我还以为某人会‘呀——’地尖叫起来呢。”
  对方难得没有发火和反驳,反而用控诉的眼神狠狠地盯了过来,一副严肃又难过的样子仿佛受到了什么大嘲讽。与这种目光对视太过困难,其严肃程度让伏见不自觉地开始在脑中思索是不是哪里做过头了。
  ……好像没有哪里做过头。干脆转移话题好了。
  等想到对策回过神时伏见才发现了微妙的违和感。这个动物体验角不大却也不算小,此时里面的动物分布却诡异地呈两极分化趋势。
  对面的家伙好像处于绝对结界一般,脚边一团白都没有。
  “噗。”察觉到的时候伏见就已经笑出声来了,根本收不住。
  “呜……猿比古太过分了!好差劲啊你这个人!”
  伏见忍笑的同时根本无法答话,用了大半功夫才止住这种莫名的笑意。缓过来时对方已经蹲到了他对角线的位置,只留了个后背对着这边。
  真是……肉眼可见的沮丧气场。那样的话动物更不会过去的吧,喂。
  “喂?”
  “……”
  没有回应。
  
  “可恶……姑且算是被猿比古找到一个弱点好了。不过就算你用这点尽情地嘲笑阿耶,阿耶也不会认输的!你太过分的话阿耶就把这些照片发给Scepter4全体员工!”
  “这个威胁已经用了十几回了你不换一个吗……啧,”一不小心又跑歪话题了,“等一下,你不先过来吗?”
  “……过去干什么。”
  “有兔子。”伏见随手抱过一只兔子冲她示意,为了防止她反驳于是又迅速补上几句,“而且是大贝你非拉我来的。说要一起喂兔子的是你吧?别光拍一堆没用的照片啊。”
  对角线的人终于动了动身子站了起来。
  过了将近半分钟,耳畔才勉勉强强听到一个细微的回答。
  ——“喔。”

【二】伏见x你
*伏见x你   乙女向复健
*夏日祭相关。粗制滥造ver
*花式ooc与花式少女心
 
   
夏夜凉风从宽松的浴衣袖和领口倾入,伏见昏昏沉沉的大脑再次被清凉感刺激清醒。

“伏见先生——刚刚又走神了吧?是走神了吧?”
听出你话中的不满,伏见猿比古自知理亏便歪头避开你的视线不去正面回应:
“人太多了。好吵啊……”

伏见的目光正好放在先前双双沉默着走路时被她塞在手中的糖苹果上——他只在神游天外时咬了一口,目前它就这么处于迷之尴尬的状态。
——难得是夏日祭被你塞的,干脆吃掉好了。
回想了一下方才苹果的清甜口感和外层糖浆的甜腻,伏见猿比古内心争斗片刻露出犹豫神色。
……算了,不吃。

“难得出来逛夏日祭,伏见先生的反应也太颓废了……”
啧。
伏见迅速咬了口糖苹果以表自己“对夏日祭的无比期待与向往”,余光看到你有些沮丧的神色后放缓步子微微俯身确认你的表情。
鼓着两颊、委屈又不忿的模样,和往常一本正经处理公务的样子不同。
咽下刚才的苹果,伏见挑眉张口就是一段恶意满满的发言:“早说过跟我出来会很无趣了……现在后悔了吧?”
你不说话也没看他,只幅度剧烈地摇了几下头,和刚才路边摊上惹人发笑的摇头娃娃摆件一样。想到这儿下伏见猿比古意识勾起嘴角,看到你赌气移开的目光更来了逗弄的念头。

“惹人发怒的发言”几乎不用伏见细想,随口都是:“跟我这样颓废的家伙逛夏日祭还真是抱歉了。”
你猛地转过头盯着伏见,他尚未收起的浅笑愈发增添了你的怒火。

啊……到最后肯定会变成这种局面啊。
对“和伏见猿比古逛夏日祭毫无乐趣可言”这种事,伏见比别人清楚多了。

“你现在去找副长,或者那个叫…吉野的庶务科?啧,总之现在换人选的话说不定还能玩的愉快点。”女孩子之间总是比较有共同话题吧,总比在这里浪费时间还惹得不愉快要好多了。伏见微微仰头左右环视,发觉已经走到小摊尽头时拧起眉头:“已经走到尽头了吗……决定去找的话就动作快点——”

“别开玩笑了……才不去呢。”

手肘处的衣袖被扯住,你像是迁怒般拽着他的衣袖晃来晃去。伏见放任整条手臂随着摆动,抽空又咬了口糖苹果。
“才不要去找别人——伏见先生真是笨蛋!”

【三】伏见x她
果然还是第三人称比较顺手……_(:з」∠)_

*武士猴(?
*乙女向.BE.ooc
*不清楚那时候的日本背景.所以是瞎写系列

——身无败绩。
无论突入还是潜行,无论指挥前线亦或整顿后备。

在又一个敌人冲向伏见时,他的大脑突然想起了旁人对自己的评价。回过神时他手中武士刀刀刃已经切开敌人的身体,那个敌人倒下的时候 更多的敌人涌了过来。
……那些评价果然都是骗人的吧。
伏见的手腕翻转将刀刃对向另一边,带血的刀又钝了些许。他烦躁地啧了一声后干脆直接斜砍过去,刀刃碰到坚硬的骨骼,反馈回来的颤动差点将虎口震列。
迸出的鲜血沾染在青黑的和服上。

嘴上说着什么“身无败绩”,其实一个一个肯定都每天盼望着我死在哪个战场吧。伏见烦闷地想。
可恶,还真是不想让他们如愿啊。

一旦放松神经,疲惫感就如同洪水一般侵蚀四肢。不过这种程度已经可以了……这样已经可以了。
他的耳畔有着木屐踩上泥土所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那人的步伐一如既往地安定沉稳。
“才换好?我都快把第二波人清完了。”伏见提着刀以狼狈狰狞的姿态转身,上下打量了她浑身整套的复杂白无垢后嘴角带上满意的笑容。

“没一个人穿过…所以这次稍微慢了些,猿。”
她温润双眸里没有怯弱与犹豫。这样就够了。
“…啧,最后原谅你一次。”

伏见干脆利落地丢下了武士刀,灼热目光久久滞留在她身上。他弃掉身后新一批敌人的怒吼与呐喊声,信步来到她面前用沾着血迹的手摆弄起各种衣饰来,将其也沾染上斑点血红。

“真是不错的姿态。难得你在我面前有这种好形象啊……以前都是蒙一脸泥土哭着被人拉回花街呢。”
“…明明也有打扮得很漂亮然后夜间偶遇猿的时候!”
那帮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女孩子都在这种问题上这么认真吗?啊啊烦死了。
“行了我知道那晚月色很美了——”伏见猛地她其涌入怀中,双手十指扣紧将头埋在人肩处轻声呢喃。
“所以,我死而无憾。”
在被她那双纤细双臂环抱的同时,冰冷刀刃没入了伏见的身体。

(题外话)
结局分支其实很多但是懒得写。
大概是一个武士伏见偶遇一名游女,二者相互吸引后私奔未果,伏见斩杀两拨人给游女充足的时间换上他相中的白无垢,最后二人一同赴死的故事。
伏见大概是宁愿一起死也不会选择独活的类型。当然,他也宁愿一起死也不会让花季妹子一个人遗留于世。
没错我的伏见切开来还是有点黑。

ps.花魁限制好多,有点麻烦。那就游女好了xxx

【四】乙女向

*西幻paro- 赤晶暖雨
*盗贼伏见.伏见单人行.写出来发现和盗贼职业的特色没什么关联_(:з」∠)_
*含【乙女向】与各种可能的ooc

      骤雨初歇。乌云还压在傍晚的天空。
      伏见裸露在皮质斗篷外的额前刘海黏连在一起,雨水顺着发丝轨迹一路淌到下颌,最终滴落在地上,留下若有若无的瘙痒感附着脸颊。
      随便用正穿戴着的露指皮质手套的背部抹去水迹,伏见轻啧一声后从行囊里取出最后一枚微型火灵晶单手捏碎,待灼暖触感传至指尖才迈步踏入镇子的工会大门。

      “接任务。”
      伏见稍微压低声音这么说到。语毕,他将象征着盗贼身份的徽记用手掩着摊在木质柜台前。接待的人算是熟络,于是他将注意力尽数用来扫视大厅内其余人的动向。
      被人发现在这里的话就糟糕了……起码也会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波。啧。
      手里碎粒状的火灵晶源源不断地为伏见提供着暖意,但一想到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后他原本因为暖意而应有的愉快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烦躁情绪滋生蔓延,伏见下意识眯眼看着接待人无声地催促起来。
      对方却仿佛没看懂自己的催促般,在柜台下面的抽屉里来来回回寻找着什么。
      不会又把委托人的委托书收拾得找不到了吧……这个笨蛋。
     伏见感觉太阳穴隐隐发胀。
     “这个人果然不靠谱”与“明明知道这一点自己竟然还是跑了过来”两种想法接连而至,共同酝酿出的无力感加上担心被发现的不安感,在理智的控制下伏见勉强没有表现发作出来。
      “啧,快点啊……”
      “马上马上——”
        ……好敷衍啊这态度。

      等到伏见选了合适的任务后拿着装有委托书的袋子坐进旅馆单间时,已经比计划中的时间晚了将近半小时。
      都是雨和那个笨蛋的错,等到出了工会后售卖微型晶石的店面都关门了。
      雨是不确定因素,而那个笨蛋……啧。
      与其想这种事情不如再确认一下委托,明天做完后赶紧去其他镇子住好了。伏见用随身小刀裁开委托的外包装,拿出书信的时候几枚微小的晶石顺着纸页掉了出来。
      这是……火灵晶?弯腰将地上反射着灯光的两三枚深红晶石捡起,透过灯光能看到其中有一团纯金色的丝状物体浮在最中间——是他常用的高等货。
      ……本来打算自己买的,才没要她送啊。伏见嘟囔着把委托书彻底从信封抽出来,果不其然又有一张小便条被顺了出来。他眼疾手快地把滑落的纸条夹在二指间,随意瞥了眼纸条上的内容。
      「周围的火灵晶已经卖断货啦,找了半天我这里也就这么几颗了——省着点用啊伏见君♪」
      啧……
      明明是个笨蛋,就别再这种事情上算得这么清楚啊。

(题外话)
附上乱七八糟的私设
   西幻伏见的转职之路:
??(赤时期)——骑士(青时期)——盗贼(脱离青后+绿时期)
      委托人,一个妹子,管理小镇委托和工会的人,见证了伏见的三次转职。交际能力和管理能力非常强,作为女孩子来讲也非常贴心。和伏见很熟,知道对方的各种辣鸡习惯(bushi)
     选取的时间线是脱离青,未加入绿时,隐蔽行踪使自己不被两方寻找到的伏见。同时还要做任(wei)务(tuo)赚点(sheng)数(wang)。
    天气冷起来了,所以趁兴写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

【五】伏见x木野花沙耶
*——其誓清无瑕
    [乙女向]的伏见西幻骑士梗.
       选曲:Knights-Silent Oath
cp伏沙耶.大写的ooc和私设。real辣眼。

暗夜湖泊水面波光粼粼,映着散碎成片的清冷月光。湖边松树林尽是松树特有的气味,起初闻着还算有些提神,现今只让人头脑愈发昏沉。

……不想动。也不想说话。

剿灭三批暗杀者的行为几乎透支了伏见的所有体力,光是倚靠着壮硕树干休息根本无法恢复几分。他大口喘着粗气,虽全身脱力但右手仍勉强拿着细长银剑不敢放开。

绝对是有内奸透漏了这次公主的行踪,否则这条一向平常的道路不可能一时间出现如此多的不稳定因素。回复体力的同时伏见暗恼于自己为何没提前发现这些,他仅剩的力气汇聚在左手化成一拳重重敲击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银剑上的血迹还未干透,不少还顺着剑身滑落到剑柄上,他右手指缝间因此不时渗出血滴,将整只手沾染得粘腻不堪。放在平日的话,这种程度的污渍伏见一定会马上清洗掉……野外真难熬。

耳畔有轻缓的脚步声传来,这种不谙世事的感觉……看样子是沙耶没跑了。

在内心斥了几句后伏见才打起精神抬头,不同于松林的淡调馨香味道蹿入他的鼻尖。长时间被松林香迫害的鼻腔与大脑仿佛都得到了拯救,他下意识露出放松表情挑眉看着沙耶:“我费了这么大劲掩护你到赤国,还专门把你送到驿站门口……你就这么又跑回荒郊野外了?”

“伏见君…在野外过夜总不如回驿站呆着呀。”

是啊好有道理,但是一个曾经赤国的叛徒为什么要跑去赤国的驿站啊。还不如荒郊野外呢——
轻声软语并未在伏见这里赢得什么多余的加分。伏见敛了眼中寒光后调动面部肌肉摆出一贯的高傲表情,避开这个话题开口说起其他:“那你亮出身份不就行了么,会有其他人送你去王城,我也能早早回青国找个旅馆,不用在这种地方过夜受苦。”还能把剑洗上四五遍。

好像最后一句心声被听见一般,沙耶看了看满是血的银剑,犹豫片刻凑过来试图拿走它。

“……你干什么?”

“稍微帮伏见君清洗一下?这样的剑伏见君看着就会很苦恼吧……?”

差点忘了这家伙对自己平日的洁癖也是知根知底。伏见轻叹一口气把剑又握紧些,拖着整个身子向里缩了缩,把自己完全笼罩在松树少得可怜的阴影下。

“你身为公主的自觉性呢?这剑要是沾了你那种娇贵气息的话,还不如直接丢掉。”
“成为赤国公主的骑士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偏偏还是个对骑士制度一无所知的公主。你不会真的一点骑士规章都不知道吧?”

“像我这种骑士,是身居暗处不能见光的,笨蛋。”

别再让月光照耀我了。伏见在黑色的树荫下沉闷地想。
     

【六】伏见x大贝阿耶
住院的阿耶与探病的伏见君。

“竟然还能轻易就和异能者事件染上关系……某种程度上还是挺佩服你的。”
伏见坐在病床前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果篮拆开,随手拿了个苹果后四处张望着寻找水果刀。察觉到阿耶似乎蓄力完毕想要做些什么时,伏见眼疾手快地放下苹果把她按回床上——
“稍微有些病人的自觉啊你……啧,别乱动。”
放弃了把阿耶丢在病房里去寻找水果刀的计划,伏见从袖子里拿出蛇形匕代替削皮刀抵在苹果上。眼睛余光看到床头柜上终端挂着的兔子装饰后,他刀锋一转,在苹果上留下一条圆润的弧线。

“连苹果都不会削吗猿比古——”
“啧。”
伏见按照印象里扫过一眼的教程比划了几下后,将苹果切成了半月状。而后他迟疑着在苹果一端刻了两刀,弄出兔子耳朵的造型。
兔子苹果……是这么做的吧?
当然,伏见心里没有一点保证。他抬眼看到对方的微妙神情后忍不住解释起来:“别多想,这只是给被波及的市民的补偿而已。”

(题外话)
感觉喜欢兔子的阿耶和可爱的兔子苹果好搭——给阿耶削兔子苹果来安慰她的伏见也暖暖的真帅气xd

   顺便一提,最后的结果是“猿比古,果皮还没洗。”“……喔。”

【七】乙女向。
【是戏。当初的堆词叠词太恐怖了实在没法改orz 我自己看着都难受】

*偶像K伏见设定.有bug.
*乙女向.不知道女主是谁.

"你说什么?"
宽长衣袖高高拉起,露出白净的手肘令其顶着桌面,伏见右手托着下巴,挪动位置变换着 姿势,寻到一处最舒服又不乏美观的姿势慵懒休息着,眯眼看着面前突然间出言不逊的家伙露出玩味笑容.

"偶像只有'脸'能看?"
轻飘飘重复了眼前人刚才的话,伏见看着对方为一时冲动的发言露出惊慌懊悔表情内心滋生出淡淡愉悦感.知道对方刚才只是无心之言,却为了看对方的无措反应,伏见保持着微笑表情.

"现在道歉太晚了吧,笨蛋."
闭眼将头扭至一边,伏见对她的慌张道歉表现出不予接受的态度.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迈着轻松缓慢的步子走到她面前,看着对方愈发紧张的反应强迫自己憋住笑容保持着面无表情.

"啧,我可不是靠近过来听你那结结巴巴的道歉的."
伏见抬手摘下黑框眼镜别在衬衣口袋处,因视线的突然模糊双眼微瞪,末了略缩瞳孔调整视野清晰度,察觉近视眼无法拯救只好凑近对方脸颊直视其湿漉眼眸。在她突然受惊时,伏见突然轻笑出声,眉眼舒展唇角上扬露出了难得的柔和表情。等对方耳根通红用双臂遮住面容后,伏见才露出得意的胜利神色抬手揉揉她头上的柔软发丝.

"哼,光是被这张脸就轻易迷住的女人是谁啊?啧……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别突然抱过来啊."
       
(题外话)
*bug是偶像不能谈恋爱……_(:з」∠)_
*这估计算是乙女妄想系列了orz
写的时候依旧满脑子濑名泉。

【八】
*自给自足的伏见x阿耶系列
*ooc+私设
*阿耶设定:黄金之王手下第一程序师,受上级命令与S4合作侦查某个异能者网络案件

烦躁。
十分烦躁。

伏见并没有让复杂心情影响工作进度,往日里能够心平气和编出来的一堆堆代码今天也按照平时的速度出现在显示屏上。
仔细听的话就能听到身旁间隔着传来“嘁”之类的不屑声音。伏见刻意不去理会旁边家伙挑衅一样的举动,加大敲打键盘的力道试图掩盖阿耶的存在。

“喂……”
伏见对这招呼声不予理睬,敲下F5键对暂时完成的前半段代码进行调试着检查。

“别故意当没听到啊猿比古!”
嗯嗯,前半段没有问题……就看对方后半段怎么样了。伏见凝视着面前的液晶显示屏。
他一想到要和身旁这个家伙交流对话,就连太阳穴都痛了起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伏见绝对要选择自己码完后半段……啧,室长下达的这种合作命令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无视对方的全部话语,伏见内心斗争许久后才把头僵硬地扭向一边看着阿耶。阿耶棕褐发丝衬着阳光被微染成金色,齐刘海下金棕双瞳透过干净镜片怒视着自己的方向。

“阿耶现在可是比猿比古还要厉害的程序员!这样无视我太失礼了!”

“……好吵啊。”

不小心暴露了真实想法,在不妙预感成真前伏见连忙接话继续问对方:“不是说自己是什么‘程序员’吗,后半段的设计到底写完没有。”

“当然写完了!而且比猿比古你写的还快——”

伏见看着对方发送代码的动作后轻舒一口气。
警报暂时解除……不过这个任务真的能安稳地完成吗?

【九】伏见x沙耶

*谜一样的西幻paro。骑士伏见——✺◟(∗❛ัᴗ❛ั∗)◞✺
*谜一样的乙女向

伏见侧身靠在城堡上层观望台处,低垂眼睑凝视着某个出了城的高挑身影——马尾在脑后高高扎起,轻便软甲让沙耶看起来颇有英气。

啧,不过都是表象罢了。
伏见内心对愚蠢女人私自离开的举动嗤之以鼻,与此同时他唇角勾起的嘲讽笑容逐渐张扬起来,将旁边守卫士兵吓得后退两步.鄙弃了守卫的怯弱后,伏见继续凝神关注着她.

——看着吧,没有青王和骑士团的庇佑,单单一个弱小的家伙怎么可能独自从青之国跋山涉水去到赤国?
愚蠢的女人在哪里都是一样愚蠢.可别指望谁会去救你,蠢货.

伏见抬眼环视城外那一片绿林,不用细想都知道绿王在四周设了埋伏.只要踏进林子一步就会被捉走吧?到那时候哭成一滩也不会得救的.
他在脑中恶狠狠地诅咒着那个不听自己命令私自跑出去的家伙,但这孩子气的诅咒还没开始几句他就看到了某些碍眼的画面。

…什么啊,绿王的人手也太按不住气了吧?
森林边缘猛地冲出两人,明目张胆地冲向沙耶的行为令伏见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个蠢货的毫无意识还是绿王的肆意妄为.

以蛮力将身旁守卫背后的弓夺过来,伏见顺手从守卫的箭筒里捏着箭羽带出一支箭.金属箭头尖锐锃亮,他调整身形弯弓搭箭,同时调转方向使箭瞄准绿王党羽。余光看到女人瑟瑟发抖时伏见心中燃起莫名的怒火,手上一个来劲将弓拉到了最满,要不是理智及时归位弓弦可能就被他拉断了.

——嘁.还学不乖的话就死在外面吧.
伏见手松箭出,靠前的绿王党羽摇晃着倒下.另一人望了下伏见这边,发觉城堡上的伏见后踉跄着跑开了,还没回过神的沙耶愣了好久才回神瞧向自己.

……稍微也该有点意识了.笨蛋.
一直在添麻烦的人是谁?
一直抽出时间给你收拾烂摊子的是谁?

确定人看到自己后伏见一把扔了弓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显眼观望台.他腰间的佩刀摇摇晃晃,平日里早已习惯的晃动此时忽然又扰人起来.

(题外话)
*射箭的伏见肯定超级帅吧
*所以就算是骑士设定也得串一次Archer[ni
*设定沙耶是赤国人,阴差阳错跟随本国商队来到青国,由于身上突然显露的未知能力而被绿王盯上企图掠走,好在青国骑士团明里暗里地保护,绿王未能得逞.青赤两国矛盾激化时沙耶和伏见吵了一架后气急败坏打算回乡,伏见傲娇着说不管她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跑上瞭望台窥一下沙耶有没有危险.

发自真心想看伏见耍帅.发自真心想看伏见耍帅.发自真心想看伏见耍帅.重要的话说三遍_(:з」∠)_

END

评论
热度(16)

© 三十一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