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沉迷三藏高僧ing‖杂食.偏好乙女向‖文什么的想坑就坑啦难道还要挑日子吗(喂)

关于

[哪吒x原女]一世无双1-2

文/三十一引

TIPS:
哪吒x原创女主,第三人称。原创女主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再说一遍x

一个纠结的没考据的放飞自我文,和封神演义什么的没有关系重点只是哪吒而已。哪吒的人设混杂各种影视和书籍设定,看萌点来增减。

龟速更新的长篇。以上w

————————————————————————

第一节

女童被侍女牵着手,沿着青绿的小径从偏房走到正堂。她半边脸连同左眼被布包着,水青色的衣袍略显宽大,显得她裸露在外的白皙手腕愈发纤细。她用可视的右眼看着四周,一副小孩子的好奇模样。许是动作幅度大了点,侍女拽了拽女童拉着她的那只手:“快些,老爷还在正堂等着呢。”

女童愣了下,似乎在消化方才听到的话语。片刻她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收了目光小步跟上侍女。

——刚才这个姐姐说的是……老爷?

白双墨内心一紧。她穿越过来的这几天都是躺在床上被人伺候着灌汤换药上绷带的,“老爷”什么的可半点都没有听说过,万一过会儿见了老爷漏了陷怎么办……她会不会被当场揭穿伪装然后被扫地出门?

……她连自己穿越到了那儿都不知道,这身体不仅是六七岁女童的,而且还十分虚弱左眼负伤,加上她自己也不通什么诗词歌赋绘画舞蹈,这种状态下被扫地出门怕不是会直接扑在街头惨淡赴死。

想到这里,白双墨露出了万分忧愁的表情。配上她苍白的脸色与略营养不良的消瘦身躯,整一个我见犹怜的小白花。

刚从师门处理完道友后事的李靖在正厅一抬头就看见他道友的女儿惨兮兮的模样,原本劳累的面色顿时又黯淡下去一层。思及昔日他与白道友的同窗情谊,又观现今白道友已去,留下的独女也一副快要跟着父亲去了的架势,他不禁悲从中来,而他身侧的夫人早在听他说了道友的状况后就开始擦泪——夫人的怜爱之心貌似在生了老三后就更加泛滥了,打定主意要在李府收留这个孩子。

收留就收留罢,就算不管夫人的看法,白道友也在临终前这么恳求过他,照眼下的情况也确实是将人安顿在府中更为放心。李靖叹了口气,又将目光放在了道友的遗女身上。

“白双墨。”

突然被点名的白双墨听到本家老爷冷硬的声音,全身又是一个瑟缩。这家老爷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是她早就暴露了还是这个幼女原主也叫白双墨啦?!这个原主和这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靖没有听到白双墨的心之呐喊,继续一本正经地交代着:“你本是我道友白尘之女,可惜白尘道友已遂天道而去,临行前托我收养你,安置在我李府门下。”

白双墨听完老爷这番无意的身份交代,心放下来了一大半。没暴露真实太好了,而且看这个情况好像这家对原主也并不熟悉的样子……虽然这么想很对不起原主和她父亲……以后还是经常去庙里给他们上上香吧。

“道友先前还说,白双墨此名暗合阴阳,取给女子太过贵气,你父女二人遭受那祸害多半也是因此;道友怜你,不愿改名,只请我换掉你的姓。从今日起,你便随我李家姓,改叫李双墨,此后便在李府常住下罢。”

嗯,改了个姓啊……好歹名字还是留着的,双墨还挺满意,知晓了自己暂时不会暴露身份后她便换上了较轻松的心情,甚至有闲心挑这位老爷的问题:老爷光顾着交代事情因果,完全没有想过听他讲话的小姑娘的想法,这种大将军汇报工作一般的态度和口气,正常小孩子听了不害怕才怪,能听明白他在说什么更是不可能的事了。

此时双墨还未见过这位李靖“老爷”训斥自己儿子的样子,不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在李府已经称得上是“很和蔼”了。

殷夫人在李靖讲话期间终于抹干了眼泪,李靖刚安排完她就迫不及待地接了话:“多谢老爷。”语毕她并了两步走到双墨身边,抚了抚还沉浸在丧亲悲痛(误)中的双墨的头,“傻孩子,还不快见过义父?”

双墨这才回过神,在脑中过了一遍少得惨兮兮的古代礼节。认义父这个事情看起来就很严肃很正统,跪一下应该比较正常——于是双墨跪在地上,片刻憋出一句半古不白的话:“义女李双墨,见过义父。”

 

第二节

李靖嘱咐夫人好生看养义女后就转身去书房处理这几天积累的公务了。双墨目送着李义父离开的身影,脑中开始琢磨接下来自己的去路。深知李靖性格的殷夫人见状叹了口气,开始为李靖说起话来,什么双墨啊老爷不是讨厌你只是比较忙,什么你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住。双墨听着夫人的宽慰,边点头边给她一个理解的笑容。

——老爷越忙越好,她也不擅长和这位过于严肃的老爷增进感情;而且她穿了还没几天,过往的那些“前世”的事情都还记得,让她心悦诚服地接受新父亲这个设定还真是挺……微妙的。要不是认的是义父,她估计也没这么放得开,敢说认就认。

双墨被夫人哄完后又被夫人亲自领去了自己的房间,在下人打点干净的房中夫人又说了不少府内的事情和安慰她的话语,双墨一个劲儿点头兼消化,最后实在是因为府中内务未完,夫人留了个供她使唤的侍女后暂且离开了。

看着站在一旁的侍女,双墨表示压力很大。

“那个……你能不能先出去会儿?有事情我会叫你的。”双墨顶着多年社会主义思维的压力给侍女小姐姐下了命令,柔婉的侍女应了声便退到了门外。双墨跟着关上门悄悄反锁起来,在只有自己的房间内为自己到目前为止都还算顺利的发展长长地舒了口气。

起码也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理一理,让她赶紧理一理自己的人设。

从刚才李老爷的话中可以明确这是一个古代加玄幻的世界,她这具身体原主的爹和李老爷曾经一起修过道,前段时间因为某些事情死掉了,也许还牵连到了自己的女儿,让她不仅伤了半边脸一只眼睛,连魂魄都不知道去了哪儿,结果叫白双墨这个穿越分子白白捡了便宜。

身体原主的名字也叫白双墨,或许这大概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双墨一阵唏嘘,更加坚定了要给白尘父女多上香的决心。

给同名的人上香总觉得怪怪的,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也给上辈子的自己来几柱?

双墨对自己上辈子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她上辈子是死了的,在地震中被封在一个空间内,无光无水无食物,最后全身虚脱着失去了意识,可以说是死得十分透了。没想到的是双眼一睁她就到了古代,全身痛到脱力,只能瘫在床上一动不动,被人灌极苦的药汤和极淡的白粥,之后还被人收做了义女。怎么看都是幸运值Max的经历了,不好好活着怎么对得起自己?

她很快给自己制定了这辈子的存活方针,一共就十六个字:来之安之,放下包袱;安分守己,开心快乐。

——如果穿越回去只会面临死亡结局的话,还请白爸白妈原谅她缩在此处吧。双墨重重地叹了口气,开始盘点她目前的定位。

修道之人白尘的遗女,现在是李家老爷的义女;体虚身薄,左眼和左面有伤,还在用药调理;被李家人养在深闺,足不出户,多年后出嫁……呃……这个等一下,出嫁什么的容她再想想,不管是包办婚姻还是封建体系下的相夫教子都太让人难接受了,不如搞点事情还了李家的抚养情义然后跑路吧。

双墨在内心给“跑路”画了个重点。

唔……其实修仙也不错,也可以纳入考虑范围?人总是也要心存美好的幻想嘛。

正当她畅想着自己一人修仙成功占了个山头每天混吃等死腾云驾雾美滋滋的生活图景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侍女的声音:

“公子,万万不可,这是新小姐的闺房,不可以擅闯……”

疑似不速之客的到来让双墨心里咯噔一下紧张起来,双墨无视了侍女小姐姐到后来有些微小的声音,暗暗夸赞小姐姐靠谱勇敢又贴心。现在这种情况下,让她见什么人她都觉得十分底气不足,因此能挡住来者就最好不过了。

下一秒,走廊上又传来那位公子急躁的声音:“说完了还不走?”

走廊上顿时传来侍女小姐姐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轻轻的脚步,仿佛踏在双墨的心上。

双墨:“……”

李家的公子太霸道了。双墨惨痛地想,明明听声音还是小孩子,最多和自己现在一般大……这家不论是老爷还是公子都很凶啊!幸好她锁了门!

被她锁了的门,在李家公子哥儿的推动下发出“吱”的一声,然后不动了。

Nice防盗门!双墨在心中给门鼓掌!这一刻,木门仿佛闪耀着金子般的光辉!

下一刻,伴随着“咣”的巨响,木门的锁,很有技巧地被暴力破坏了!

双墨顿时傻了眼,目光久久地滞留在门锁上。

说暴力是因为门锁被摧毁的很彻底,说有技巧是因为这门除过门锁部分的其他部分都完好无损。这人、不,这公子明显是惯犯吧?他是干啥的真的是这家公子吗?

“哼,少见多怪。”来人早趁双墨呆愣的时候就走进了房中。他也不看屋里的布置摆设,就只盯着屋子的主人看。在他看来,对方的打扮十分普通,跟他师父身边的童子差不多;身形瘦小、身高也比他矮几分;最显眼的莫过于人脸上的绷带,遮住了人小半张脸。他动了动鼻尖,闻到一股极淡的草药味。

他娘刚和他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什么给他新找了个妹啊以后要好好相处啊女孩子弱记得让让人家啊,听得他整个人心烦意乱,胡乱应了几声就找了个理由跑走了。恰巧跑到这边,于是他就一时兴起,打算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义妹”。

双墨见这公子强拆了一个门锁又一个劲儿地盯着自己看,慌得半天没敢出声,生怕自己动一下就落得和门锁同一个下场。借住别人家多少也得收敛点,不就本家公子哥儿脾气不太好吗,不惹不就行了,指不定以后风水轮流转还有什么要共同交流的呢。俗话说多说多错,她定神站稳默不作声,也开始打量起对方来。

平心而论,这位破门而入的李家公子……看起来哪里都很不错。兴许这位也是修道之人,他身着一身水合色道袍,看上去质地不错——比起方才小侍女的衣服和双墨自己的外衣,质量是从肉眼可见的好得不是一星半点;腰间很突兀地扎了一节红腰带,但上面绘着隐约可见的暗色花纹,想来也不是什么凡品;五官端正漂亮,虽是男孩的脸,但还没长开的丹凤眼眼角上挑,硬是给人添进去一种阴柔的美感;深黑色的双瞳只映出一点点光亮来,显得这位比双墨大不了多少的公子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

不近视的眼镜真是太棒了。咳……好吧这不是重点。

二人相互僵持着。由于双墨信奉着“多说多错”的守则,最后还是急性子公子打破了沉默的局面:“喂,你。”

双墨眨眨眼,表示自己在听。

见状,公子哥儿露出一个看起来十分挑衅嘲讽的笑容:“听娘说,你要当我李哪吒的义妹?”

TBC

评论
热度(18)

© 三十一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