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沉迷三藏高僧ing‖杂食.偏好乙女向‖文什么的想坑就坑啦难道还要挑日子吗(喂)

关于

[哪吒x原女]一世无双3-4

文/三十一引

TIPS:
哪吒x原创女主,第三人称。原创女主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再说一遍x

一个纠结的没考据的放飞自我文,和封神演义什么的没有关系重点只是哪吒而已。哪吒的人设混杂各种影视和书籍设定,看萌点来增减。

龟速更新的长篇。以上w

————————————————————————

前文:1-2

第三节

“你要当我李哪吒的义妹?”

——李家公子说的话,比他本人的战斗力更强大。

双墨瞬间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这位公子自称的名字上:“李、李哪吒?”她脑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扎俩冲天揪光俩小脚丫踩着俩风火轮穿着红肚兜莲花裙,并且面容雌雄莫变的小孩形象。想必全中国都对这个哪吒的民间形象耳熟能详——她重新上下打量了一遍面前的自称是李哪吒的人——还真有点……哪吒的神韵。双墨的内心不淡定了。

“嗯?你听过小爷我的名字?”未来的伐纣先行官李哪吒对双墨惊讶的反应既得意又不满,他名声在外(双墨:你确定?)虽是好事,但对方完全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好在他今儿个有的是时间,可以和这新来的慢、慢、磨。

“听、听过……”双墨点着头,眼睁睁看着哪吒小公子单手一招,一个明晃晃、金灿灿的手环状物体就乖巧轻快地凭空飞出,套在了他的食指上,被他玩耍般在指上转来转去。这应该就是乾坤圈了——双墨收回朝圣般的视线,不经意间又扫到他腰间的红带子——那个多半是混天绫吧。

所以说这个世界的画风原来不是古代+玄幻修仙古装,而是正经的洪荒神话封神了吗?虽然好像差别不大但是……差别很大啊!双墨想起了她爹——二十一世纪那个——每天向往修仙,沉迷道教无法自拔,甚至求高人卜卦、举家搬到了A市……结果A市住了三四年,大地震了。

她对这些玄幻故事的了解远比他父亲要浅,但是比旁人倒懂得多些。比如她眼前这位……可根本不是什么电影动画里讲的英勇正直的小英雄,按道教来讲,他的人设是正儿八经的官二代+大杀神+乡绅恶霸。

那人手里的乾坤圈边转边与空气摩擦,发出沉闷的“呼呼”声,让双墨光从这声音就能体会到那件神器的质感,也把双墨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哪吒最开始问什么来着?当他义妹?

双墨一抖,开始像拨浪鼓一样摇头。不行,给哪吒当义妹什么的不成,他那个眼神明摆着是“敢答应就尝尝乾坤圈的厉害吧”的意思……会出人命的喂!

哪吒看到双墨点头的模样,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但这家伙轻轻松松就顺了他的意思,让他又生出一种微妙的不爽感。他烦闷地拉开桌旁的椅子,大爷般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双墨挪了个好一起说话的位置,站着没敢坐。她的内心还饱受着世界画风突变给她带来的冲击,接二连三的画风突变已经给双墨同学内心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巨大创伤——

以至于她感觉自己头晕乎乎的,连哪吒手里的乾坤圈都没刚才那么闪眼了。

天旋地转了几下后,双墨才想起了今天她还没吃中午份的药。多半是送药的人按惯例把药放到她原先的房里了。

这幅身体难道这么虚吗……竟然一次不吃药就这么晕倒了?还没来得及对这悲催的体质做出什么反应,双墨两眼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地晕倒在了地上。

 

 

李哪吒:?????

他就坐了个椅子,怎么人就倒了?

殷夫人先前嘱咐的那些新妹妹身体不好家境悲苦什么的哪吒都没听,但他娘最开头说的“对她多照顾点”他还是听进去了的——因此在坐定后,他刚感觉到对方要倒就起身运步到了人旁边,拉着对方的胳膊扶了一把,勉强让新来的免去了伤上加伤的遭遇。

对新来的私下里欺负欺负就好,要是做过头了让娘看出来,最后伤了心可就不好了。哪吒眼睛转了几下,老老实实地把人胳膊一拽、另一只手往她腰上一卡,用搬东西的姿势把人放到了床上。

完工。哪吒拍拍手上的灰,之后新来的有什么问题也没法推到他头上了,一身轻松。他满意地扫视目前的成果——新来的除了绷带松了点外一切正常。

绷带啊……这家伙到底受了多严重的伤?可别让娘养了几年后救不回来,还是死了——这念头一冒出,哪吒的心情微妙起来。和对父亲的爱搭不理逢场作戏不一样,哪吒对一向惯着自己的母亲十分在意,母亲的性格他也了如指掌。要是这家伙真的在府里呆了几年结果身体撑不住了,以他母亲的性格来看至少得伤神个一年半载。

哪吒此时又看了眼床上的人。

他仿佛看到了一百个李靖在对着他喋喋不休。

麻烦,太麻烦了。

对方身上这些伤,一般人看起来只需修养即可,像哪吒这样学过道法的人乍看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仔细看……有妖气。

伤口处有妖气,多半是妖怪攻击时顺带捎进去的,不除去的话迟早会侵入五脏六腑,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常人体内多少还有阳气,时间久了体内的妖气也能驱散多半,但这个人……

哪吒拉开双墨的衣袖,两指在人手腕处上下移动,摸索着她的穴位。

“……啧。”哪吒拧起双眉。阳气几乎被先前的妖怪抽干了,这个人是怎么撑着活到现在还没被妖气侵蚀的?

太乙真人没教哪吒多少医术方面的知识,哪吒也只对武学这方面感兴趣,以至于他现在面对这种情况一头雾水。

先前一直在外头待机的侍女颤巍巍地探了半个身子在门口:“公子……”

被这琐事搞得心烦意乱的哪吒没什么好心情地一眼瞪了过去:“干什么?”

侍女颤的越发剧烈了:“老爷…老爷和夫人在找您,还叫您过去。”

听完侍女的传话,哪吒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李靖……第二个麻烦也来了。

 

第四节

十里幽谷,秋霜红枫。

青年单手执剑,翩翩白衣在飘落的红枫中更显清冷之姿。起,落,刺,挑,招招果断,不留疑虑。

双墨呆愣地看着这场面。印象里她上一秒还在李府和疑似哪吒的人交谈,为什么她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她想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石化了一样动弹不得,她又用尽力气想动动看手指,仍是徒劳。

就像这身体不是她的一样……

像这身体不是她的。

被这样近乎囚禁般封锁在这具身体里,双墨突然慌乱起来。她看向不远处那个舞剑的男人,还没看出什么来男人便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转身朝这边走来。

“可看懂了多少,阿墨?”

双墨一怔。阿墨……是在叫原主吗?从小到大所有亲近的人都是根据“双”来给她起各种各样的昵称,用“墨”的倒是一个没有。

不属于她的清脆童声从她这具身体里发出:“没懂……爹,红叶子真好看。”

男人噗地一笑:“你这小家伙,有用的不看,净偷懒了?”

“阿墨”脆生生地答:“道法太难,阿墨学不会,不想学。”

——太难了不想学,太难了不想学,太难了不想学。双墨被原主的回答震了一下:真是……很好地被宠爱着啊。这样的两个人最后怎么会早早地就不在了呢?想到这里,双墨看原主父亲的眼神也带了些怜悯。

男人自然看不到双墨的眼神,他面露难色揉了揉“阿墨”的头:“话虽如此……阿墨身体不好,学不会道法的话可就只能在谷里看红叶子喽?”

原来原主身体不好是从小到大的老问题了吗……双墨心里莫名地难受起来。她心脏一紧,心口处隐约传来一阵疼痛,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

啊……又要昏了吗……双墨咬着唇吃力地睁着眼。

面前男人的脸已经模糊成了一片白光。

“……等阿墨学好基本的道术,爹爹就带阿墨去外面转转。还能见见以前的旧友……”

——然后在前往旧友家的途中,他们……被什么人袭击了吗?

 

双墨再度睁开了眼。入眼是房子里深红色的横梁和黄褐色的屋顶,乍看上去还以为是飞扬的枫叶。全身都没有力气,四肢和心口处还是有些痛。双墨没办法支起身,只好转头扫视了一下屋子——好像是自己先前被夫人领到的屋子,门锁已经被修好了。她放心地直挺挺躺在床上。

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能看到原主以前的记忆?

无解。

既然他们父女二人出了山谷,是不是证明这具身体的原主“阿墨”已经学会了一些道法?有机会可以试一试——嘶好痛。

摇晃身子想翻个身却不小心动作幅度过大导致小腿抽筋的双墨痛得龇牙咧嘴,她猛地用力一挣扎,身体一不小心翻了过头,整个人一下子瘫在了地板上,姿态如同案板上的咸鱼。与冰凉地板亲密接触的半个身子又冷又痛又麻酥酥的,好在身体因此反而有了些生气。双墨勉强立起来,坐到床上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别人,侍女小姐姐也不在。这家人这么放心让她一个病号自己呆着吗……双墨叹了口气,选择性忽略了临昏倒前和自己谈话的李哪吒。

啧,李哪吒。

光是把名字念出来,整个画风都不一样了。双墨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暗想着自己昏倒前的情况。

——会不会见到哪吒什么的也是梦境的一部分,事实上自己根本就没有在这个世界见到哪吒什么的?

——不对,梦境是原主的记忆,就是说不论如何这个世界……都是封神演义了吗……

自我欺骗失败,还是乖乖进入接受现实模式吧。双墨放松身子倒在被子上。老实说,就算是封神世界也和她没什么关系吧,李靖一家最后好像是都上天当神仙了,但是谁没说他们家其他仆人什么的跟着上天呀?双墨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就算比仆人高,好像也没到能跟着上天的地步……而且上天了根本也不亏吧?为什么她下意识就把上天当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了?躺赢不好吗白双墨?不不不,白双墨,你这种思想很迷啊,别突然开始脑补在天上混吃等死的情况好不好,太受之有愧了吧这种事情……在那之前你可能就已经被嫁出去了喂……!

大脑已经完全混乱了,双墨绝望地想。现在她的逻辑水平可能还不如看起来五六岁的小哪吒……

房间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双墨懒洋洋地看过去,是一脸惊讶的夫人和端着碗的侍女小姐姐。

一片寂静。双墨看着突然出现的夫人,心中不知道是为夫人前来的感动多一点还是为自己目前随意躺姿的羞愧多一点;夫人则是怔怔地看着她。

寂静由侍女小姐姐有些失态的一声“醒了,夫人你看,小姐醒了!”惊叫结束。双墨觉得这声音听着分外熟悉,好像自己最开始醒过来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她看看侍女的欣喜表情,又看看夫人未语先泣的情态,忽地感觉很安心。

“不就是人醒了么,娘,别站着了先进去吧。”哪吒跟在最后声音冷淡地说。他个头不高,也看不到前面的情景,对里面什么情景更是不怎么关心。直到侍女说里面的人醒了,他才明白他娘为什么在门口这么站了半天。

被强拉过来他当然不高兴了,不高兴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了。李哪吒说完话便推着殷夫人进了门,连带着侍女都被他瞪了一眼。

双墨看着李哪吒毫无变化的自傲模样,开始担忧起了这个房间里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毕竟这个人,完全没有,打破了别人安心感的意识啊!

 

评论
热度(29)

© 三十一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