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秋人and伏见猿比古] 二期后日谈

到此为止了。

要让他放弃的话,再等上三万年吧。曲线救国也是策略,不管是怎样 开心就好。去追求已死之人的生年也许是没有意义的吧。

——————————————————————————

[凑秋人and伏见猿比古] 二期后日谈。自我角色理解,OOC,迷之友情cp,不喜误入。

文/三十一引

当骑士自然是没问题的,想守护心之所向也并非不能被人理解。错误的不是行为,也不是方法,而是——

是什么呢?我愣了一下。伏见猿比古捉住了我这个空当攻了过来,青蓝的火焰先是附上剑身又瞬间消散。好在他还记得这只是切磋。我笑笑,撇下刚才被神秘力量强行中断的思考,身体反射性举起佩剑格挡住对方的攻击。

第一招比起比试来更像是试探和摸底,他没有用多少力气。正是因此,我才能反手利用佩剑剑鞘借力一挑,轻轻松松将他的剑高高挑开,并在这之后慢悠悠地后退半步,摆出防备姿态。

与很久没有练习剑道的我相比,伏见的动作充斥着娴熟和经验的累积。这样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不是Scepter4的特务成员定无法做到,不是每日练习的异能者无法做到。

仅仅一招就已经将我与伏见猿比古的差距暴露无疑,想到前几年还能和对方打个平手,自己都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武”讲究心、技、体。心是心中信念,技是千锤百炼,体是逐日聚积。现今心,技,体无一可胜——我便懈怠地放弃了继续打斗,将手中的佩刀颠了两下后隔着小半个道场抛给他:“算了算了,不打了。”

——与伏见猿比古也只是在附近偶遇而已。至于为什么突发奇想会来道馆切磋一下……谁知道呢。

别说突然答应了我的伏见猿比古的心思了,我连自己的动机都察觉不到。

伏见对我的放弃很是不满。毕竟提出切磋的是我,过了一招就叫停的也是我。作为赔礼,我去隔壁的自动贩卖机给他带了瓶苏打水。等我回来公园长椅这边时,伏见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不知道他是怎么消化这种失礼的。他似乎对我给他带东西就很震惊了,在看到那是苏打水以后眼神愈发微妙起来。我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

“那是什么眼神啊,伏见君。”

伏见没直接挑破我买东西给他这一层,转而问了更在意的东西:“苏打水……?”

我点点头:“嗯,作为叫停切磋的赔罪。你们这种需要蹲办公室的上班族就需要碱性水来平衡身体。”

提到长期坐着不动的职业,我忍不住想到了警局的技术部同事,还有去大学读书的速人,“我们技术部的人挺讲究这个,所以也一直在让速人试试看。”

或许是槽点太多了,伏见明显噎了一下。片刻后他才开口:“拿这种东西当赔罪……”他艰难地消化了这个理由,倒是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理解理解,搁到前几年我也不信我会对谁说出“赔罪”这种词——黄金之王都甭想。更别说用这种充满养生的东西当赔罪礼了。

我耸耸肩,对自己的这种变化没什么抵触。

就算是警局也需要搞人际,一句话不说还想往上爬才是异想天开。老实说,没有异能辅助的战斗很难让人习惯。就像是砍树用惯了电锯后被强迫使用钝重的斧头。就算如此,自小和真-危险犯人打斗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也让我的警途暂时比较顺利。

再往上爬的话,就得自己努力了吧。

-----------------------------

伏见猿比古,非常地不爱说话。

我只好没话找话。

“还是当异能者强啊。用蛮力打架真是累死人了。”

“听说你们把石板炸了?炸的好,那个祸害早该亡了。”

“你还盯着我干啥……这么想继续切磋么?虽然是我叫停的,不过你脚伤也没好吧。以为穿着鞋我就看不出来?”

不知哪句戳到了他,他冷着脸回了一句:“和你切磋完全没有意义,太弱了。”

……成,有异能是大爷。我不置可否。要是我异能还能用,一人单挑局子里那一帮也不是事儿。还是半分钟搞定的那种。

“为什么当警察?”“哈?”

他好像是在问我。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警察衬衫,挠了挠被勒令剪短的头发,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警局比较像S4啊。”

明明是更容易戳到我痛点的事情和话题,先缄口不言的倒是挑起话题的伏见。我有点理解刚才伏见对切磋的心情了。

“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当。”他闷闷地说。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速人要读大学当公务员的。”

最后也只简单地交代了速人的去向。也没必要隐瞒,这些资料Scepter4都有记录。“不过最后他也是跟我一样呆警局,算得上殊途同归吧。”

“……殊途同归,吗。”

从这话的语气里,我仿佛看到了几年前阴郁地在后排放暗器的那个对手。和现在的伏见对比了一下,仍有几分相似。

“对,殊途同归。”

===================================

视线会不由自主地瞟到对方的制服上。没有缘由地这样,让人有些胆怯。

羽张大人啊……

虽然时间隔的久了,但是那些场景还能记得。不论是一起练剑道,还是那位大人的“高洁直率,直指天空的利剑”……当时就打算好了,要像父母一样追随那个青蓝色的背影。

我的身体在不由自主地凑过去,手指碰到结实的面料纹理,触感真实遥远。

能穿这个制服,算得上是无上荣耀。

“……你还真是不死心。”伏见猿比古瞥了我一眼,放任了我的行为。

“要我死心的话,再等上三万年吧。”

End.

评论
热度(9)

咕咕咕咕咕咕咕
物换星移君知否
有话好商量,愉快吃粮不要关注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