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沉迷三藏高僧ing‖杂食.偏好乙女向‖文什么的想坑就坑啦难道还要挑日子吗(喂)

关于

[伏见×咕哒子] 蚁巢. FGO×K

文/三十一引

*FGO羁绊礼装-蚁巢
*伏见猿比古Servant设定
*大量乙女心+乙女向
*伏见x咕哒+all咕哒(你停一下这两个哪个都不对吧)还有明显的伯爵咕哒要素
  
  
——————概念摘出——————    
礼装名称:
  「蚁巢」
礼装描述:
  承载着某个人曾经幻想的愿望。
  封闭的,完美的,充满魅力法则的,幻想中的世界。
  
————————————————
  “伏见,看这个!”
  走廊的尽头响起了Master轻快的声音。伏见扭过头就看到藤丸立香拿着什么东西、一路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的身影。他战斗半天已经耗费了不少精神,此时去应付精力充沛的Master不免有些乏力。见她已经跑来,伏见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将一直微驼的背挺直些,免得她逮着这一点又说个没完。
  不管是“说教”还是“对众人一视同仁的说教”都烦死了。他脑中一闪而过藤丸立香对众人一个个关怀的样子,刻意压住自己不满的态度后才问她:
  “有什么事吗?”
  
  藤丸立香在战斗之后问的肯定和日常中要问的事情不同,要不是如此伏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自找麻烦。毕竟这位Master的异想天开程度全迦勒底都深有体会,即使“充满了勇气和智慧”这种赞美也无法掩盖她脑洞太大的事实。
  立香橙色的眼睛充满动力地闪了闪,嘴角因为刻意的拘谨而微微下垂,一副憋笑的模样。明明拿着东西的事实早就暴露,也依旧元气满满地把双手和那物品背在身后。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伏见感觉过会儿被拜托的事情可能万分难缠。他心里出现一丝不妙的预感,下意识用咳嗽声移开了看着立香的目光,并用扶正眼镜的动作遮掩住他自己突然冒出的微妙神色。
  “嘿嘿嘿……锵锵——伏见,请看这个♪”
  如同以往的每一次,伏见习惯性地听从了她的话语,将视线凝聚在她手中的物品上。
  特制的透明扁长状容器中塞着蓝色的透明填充凝胶,在蓝色凝胶的对比下能看出其间的一道道错综复杂的路径与大块空白的场所。
  眼熟的形象让伏见一眼就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这不是给人留下好印象的东西——他的大脑只想到极浅的这一点就不愿再继续深入,可是各种关键词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充斥着他的脑海。
  蚁巢、世界、法则、伏见仁希、汽油、八田美咲。
  “……蚁巢啊。”
  看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下,伏见最后也只发出了这样阴阳怪气的感想。要是被那位伯爵大人发现自己这样敷衍他亲爱的Master,指不定自己会在光波里玩几轮所谓的“躲避游戏”——他挤出剩余不多的闲暇心情打趣着自己。
  不过就算是“蚁巢啊”这种感想也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还能说什么?“啊,这东西很无趣,不如扔掉”?还是“哦,我以前也养过蚁巢”?亦或者“你在里面放蟑螂试试”?
  他遭遇的从来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有什么必要说出来呢。
  藤丸立香面对伏见的敷衍兴致不减,她轻快地摇了摇头,橙色的眼眸看着空中一点,摆出阅读的模样。
  这是迦勒底所有人都明白的——藤丸立香能看到一些东西,是由某个“系统”提供的、他们这些servant 包括迦勒底的工作人员们看不到的东西。
  “「蚁巢」。承载着某个人曾经幻想的愿望。封闭的,完美的,充满魅力法则的,幻想中的世界。”
  她的声音很清澈,与人交谈时其中的感情甚至能满溢出来,鲜少有人在谈话时愿意打断她的发言。
  “是刚才得到的——是伏见的羁绊礼装!”
  
  ——刚才要是打断她就好了。
  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伏见的右手已经惯性地摸索到曾经吠舞罗印记的地方。这动作暴露在立香面前,伏见又获得了Master熟悉的不带新词的问候。
  “啊……喔……知道了……不动它了,都说了不动了。是,没有下次——”
  伏见一边点头应付Master一边在脑中疯狂吐槽。
  鬼才想要这种羁绊礼装啊。这种羁绊礼装是根据什么判定的啊?!哪天黑进系统调查看看好了。如果能修改数据就更好不过了。
  
  “那就先这样……伏见,这个蚁巢你拿去自己的房间吧?”
  ???
  伏见感觉自己好像被训斥多了,多到出现了什么幻听。
  立香没见到伏见的反应,想着伏见多半是要找什么借口推托掉这件事情。她露出看穿一切的微笑,眼疾手快地把蚁巢直接塞进了伏见手里。
  “它是很精致的东西,会被伏见喜欢真的一点也不意外呢。”
  我可没说我喜欢这东西。
  伏见的手没有使力,既没有握紧蚁巢的打算也没有松手砸掉它的打算。
  “大家都喜欢自己的羁绊礼装,伏见就算害羞不想说我也懂的啦。要好好养它们哦伏见?”
  完全不想养。
  伏见盯着蚁巢,里面那些渺小可笑的生物还完全不知道自己正面临着怎样的境遇——只要他愿意,马上让它们的家园破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蚂蚁们也有自己的世界和秩序呢……总感觉很厉害。要完全弄懂它们小世界里的规矩也很困难吧。”
  你会发现搞清楚这事只是徒劳,毫无意义。而且它们无聊透了。
  伏见失了兴趣,他看着立香,想张口说些什么却没有继续他的动作。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坏脾气。平时不多张口,一开口就能完成给人泼冷水、挑人的痛处踩、嘲讽并推卸责任的三连击。这样的他能给对方说些什么好话呢?恶言还是算了吧,身为被寄予厚望要拯救世界的御主,对方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
  或许别找他说话才是上上策。伏见试图站在完全客观的方向去想。
  
  “不过要比起来的话,伏见的心思好像更难猜呢,哈哈。”
  闻言,伏见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这家伙刚刚突然说了很过分的话吧喂。自己是哪根筋抽了才会去替她的心情和压力考虑啊——
  “但是……果然还是想明白伏见的心思呢。即使羁绊十了也不会松懈,我会继续努力的!”
  ……?!
  伏见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对方抛下这豪言壮语后还没等他开口就跑走了,未说出口的话塞在他嗓子眼里不上不下,让人心闷得慌。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再养养看吧。”
  伏见对着无人的走廊认真地说着,总算是在手上用了点劲儿拿好了蚁巢。
  
  End.
  
  

彩蛋一
  “即使羁绊十了也不会松懈,我会继续努力的!”立香这么说着,继续给伏见安排了加班。
  伏见冲着有浓重黑眼圈的孔明和梅林点头致意,被二人用同病相怜的目光看了回来。
  
彩蛋二
  “你对立香做了什么?”“……”
  “无需慈悲!”
  ——这话请用在打敌方的时候,谢谢您了基督山先生。
  伏见边想边仗着比爱德蒙高一层的敏捷B转弯跑到另一个走廊上,身后爱德蒙手中的青白色光波凝聚成团正瞄准着这边。
  ……情况不妙了啊Master,你看看你的蚁巢干的好事。
    
彩蛋三
  “其实就是蚂蚁……”
  “原来蚂蚁是这个样子!”
  伏见的吐槽淹没在玛修和立香两个小女生对自然生物学的探索中。
  拜托了你们两个是幼儿园写观察日记的小朋友吗。伏见扶额。

(题外话)
补一下里面的bug。
1.被立香逮着说个没完——主要针对伏见的闲的没事干抠封吠舞罗标记and喝咖啡不吃蔬菜等等恶习。经常被立香唠叨所以后文有伏见“啊……喔……知道了……不动它了,都说了不动了。是,没有下次——”的无意识自我口头敷衍。
2.日常立香问过的问题,包括“伏见你的火焰是怎样的为什么有三色是不是还有别的颜色请让我看一下吧什么伏见你是程序员太好了能不能暗改概率让我十连全五星英灵”等等,剧情中的有勇气的想法主要指第三章里的背女神躲B叔。
3.习惯性听从她的话语——是因为立香经常指挥英灵战斗。
4.“伏见”这个称呼是伏见自己要求的。比起其他servant来说真是冷漠太多了别人的十羁绊早都搂搂抱抱了啧啧啧。
5.伏见对蚁巢的态度:幼年被仁希留下心理阴影,赤组后认为吠舞罗就是“规则完美的蚁巢”进而觉得蚁巢无趣,自此伏见的心中已经认识到蚁巢不是他所追求的魅力法则的世界(后来他好像更中意室长说的自己创造法则世界这一说法)故蚁巢现在在他看来没什么意义,只剩下黑历史。完——全是看在立香的面子上养它。
6.最开头伏见“讨厌一视同仁的说教”其实也有“别把我当战斗兵器一样敷衍,待人要用心啊立香”的意思,后面立香直球攻击后伏见get到这一点,其实心里蛮暗爽的。
7.然后伯爵不爽了。
关于蚁巢部分的伏见猜想均为个人猜想,可能ooc_(:з」∠)_

评论
热度(13)

© 三十一引 | Powered by LOFTER